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乃木坂在哪 > 017章 先利益,后情感。

        017章 先利益,后情感。

          多诺斯与高桥南之间的对话内容,也只是粗浅的停留在了AKB的一些常规知识上。

          譬如本部队现在有多少名正式成员,多少名研修生?

          东京都本地出身的有多少人?

          上一次通过AKB甄选大赛进入AKS的日期是什么时候。

          多诺斯对高桥南有兴趣,但也不过是一时兴起。

          况且与秋元康刚刚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不久,指望当着对方的面从高桥南的嘴里套出一些核心机密显然是不现实的。

          AKS吗...

          表面上多诺斯语气温和的与面前的两人进行对话,但心思早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这家公司当真是不值钱,在接触秋元康之前,多诺斯就已经让集团的团队针对这家公司从各方面做了一次评估。

          最终得出的结果,也使得从德川到智囊团里的六个人,都认为AKS不存在直接出手收购的价值。

          一家各为其政,性质松散的空壳子,远不如东京都这片土地上濒临破产的中级事务所值钱。

          虽然以亚特兰蒂斯集团的手段,想要拿下AKS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一想到这样做,势必会引起AKS背后的几家金主的反弹,完全得不偿失。

          所以,AKS不行,那么AKB48...

          秋元康一直在旁边打量着多诺斯的表情,在他眼里,对方这目光闪烁的盯着高桥南的样子属实怪异。

          要说色迷迷倒不至于,但若是为了给他面子,所以做到这般尊重反倒是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事实上此前开口将高桥南和柏木由纪叫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比如待会直接再组织一场酒局,把柏木由纪当作自己的筹码给献出去。

          毕竟相比起高桥南,柏木由纪虽然是人气成员,但重要性比前者,还要差一点。

          然而多诺斯对于他的那些暗示始终置之不理,现在“冷落”柏木反倒是与高桥南聊得十分“投机”,让秋元康不得不重新盘算了起来。

          高桥南一直都是他最喜爱的学生,也是至今为止,始终坚定不移的站在他这一边的“神七”成员。

          甚至,当初在元Team A的折井步毕业之后,秋元康把她选为初代总监督到现在,这期间不知道堆了多少的资源上去。

          从长相平庸,实力在同期中排行垫底,到如今契合度满分。

          被粉丝还有全体成员,乃至到Staff,公司高层都视为是“灵魂人物”的她。

          若是别的上层社会的大人物动了心思,那秋元康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甚至还会动用自己的黑色人脉和对方硬刚起来。

          可是看上她的这个人是多诺斯的话......

          秋元康推了推眼镜,这会儿看向高桥南的眼神里,只剩下了利益计较的多少。

          自己已经确定加入亚特兰蒂斯这个大集团里,并得到对方的许诺负责乃木坂这个团体的所有歌曲制作,以及出道后的路线规划。

          在权力和资金上,多诺斯也全权代表那个人,给了他在AKS都得不到的程度。

          但没有到真正开始的那一刻,这些所谓的“承诺”,在秋元康看来,都更像是待价而沽,是根基不稳的。

          为了守住来之不易的利益,秋元康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来换取“稳定”。

          所以,即便是高桥南这样的最爱的学生,在他眼里也不过是像那些政客为了换取支持,连家人都能出卖。

          先是利益,个人情感只能排到最后。

          本质上,他是一个商人,而不是只喜欢搞艺术的音乐人。

          两人各怀心思,却又不知道对方在这一刻所想的事情,早已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且说多诺斯的那些问题,这里面,不少问题是只需要上网搜索一下就能得到答案的。

          但也有的问题,是时时刻刻都存在变化的,比如人员流动这一块。

          详细到就是AKS的内部Staff,包括秋元康自己都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

          但高桥南做到了,除了期间偶尔看一看秋元康的眼色,见对方点头之后,完全遵照多诺斯问话的顺序一一解答,态度不卑不亢,语气轻柔,答案也是言简意赅。

          既顺利的帮助了多诺斯这样的“门外汉”在短时间内,就把AKB48外人看起来非常庞大,且杂乱的成员体系,背后事务所所属这幅关系图,捋的一清二楚。

          也许,外人想要做到这样,是在搜集了很多资料数据,经过筛选,以及补了很多AKB的综艺番才能做到浅程度的了解。

          对比起来,高桥南的解说,就非常的省时省力了。

          她这种与年纪不相符的沉稳的气场,让多诺斯在看向高桥南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的认可。

          现在,他有点知道为什么德川曾经在他面前提到高桥南的时候,会罕见的说一句“RB所有的偶像女团里,最出色的总监督”评价了。

          这是个人才啊...

          多诺斯自问以往接触过的艺人明星,比高桥南在身份上高的有很多,但绝大多数面对他的身份,不少紧张到说话都太过于正经官方化,表情僵硬。

          而高桥南能做到这种程度,不出意外将来毕业了,哪怕不做艺人,但以此前的资历和协助秋元康管理AKB48多年的经验,完全可以进入到事务所的管理层。

          从艺人转为幕后高层的例子,在娱乐圈并不是没有出现过。

          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杰尼斯家的老牌男团出身的“泷泽秀明”,以及“少年队”出身的东山纪之,还有人能渣到海外对RB娱乐圈有些了解的粉丝,都知道的近藤真彦。

          而纵观偶像女团的变迁史,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

          以多诺斯对RB偶像圈的了解,女团中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也许,高桥南的未来会变成这样,这都是说不准的。

          “队长的职位不好做,即便不是在娱乐圈,能够以一人之力管理数百人,并且对每个人的自身情况都知根知底,还要作为传话筒为事务所和成员之间搭建起沟通的桥梁。”

          消化完了高桥南的那些回答,多诺斯啧了啧嘴巴,看向秋元康笑了笑。

          “现在我明白了,AKB在这样优秀的总监督的领导下一步步的上升,并不意外,她们的黄金期,也近在咫尺了。”

          “多诺斯先生客气了,其实,在我看来AKB48的走红不是一夜间的,是默默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面对多诺斯的“吹捧”,秋元康不免扯动着布满褶子的胖脸笑了笑。

          “她们从05年出道到今年这一年,才算真正的红出来。就像之前高桥说的那样,那些开荒的成员过多都在无名期的时候就离开了,但我们从未忽视过她们的重要性。

          所以面对每一个进来的后辈,高桥和我都会一次次的去强调努力的重要性。

          能够保持到现在,AKB本身也是非常励志的,如果没有像高桥这样勤勤恳恳为团队付出的人,也就不会有AKB48了。AKB48...是一个悠长历史。”

          “确实如此,连我这个外人都觉得,AKB本身的存在,已经到了可以写进RB偶像女团史的白皮书了。”

          多诺斯意味深长的说了句“那...到时候我们合作的那一项企划,也请老师务必替我们选出一个与企划本身存在高契合度的领头人。”

          秋元康点了点头。

          他岂能听不出,借助高桥南的例子,如果能够替乃木坂选出一个不亚于高桥南的初代目,对这个团体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而他的伯乐眼光也能得到新一次的验证。

          眼看着两人的聊天要涉及到工作的领域了,高桥南知道接下来的内容,不是她和柏木能够在场听的了,便直接拉着对方里开。

          “老师,多诺斯先生,我们要回去准备接下来的表演了。”

          两个女孩都很聪明的知道,像这等大人物今天过来,秋元康一个人全程陪同足以。

          说不准在这里转一转只是满足一下好奇心,之后的商务会谈才是重点。

          因此,她们这样的偶像确实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与其这样尴尬的站在这里,倒不如直接走开,而且接下来的确有她和柏木由纪需要表演的舞台。

          “好,你们先过去吧。”

          秋元康吐了口气,既然到了这一刻对方都没有提出他所设想的要求,那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拉着高桥南和柏木让她们全程陪伴在一边。

          时间久了,说不定AKB其他成员都会觉得奇怪,万一再传到AKS其他高层那里的话......

          等他说完之后,多诺斯也跟着补充了一句“舞台结束后高桥桑麻烦带着今天来到剧场的AKB成员,直接到后台的待客室来,我带来了一些礼物,需要你们亲自收下。”

          回应他的则是高桥南和柏木由纪颇为正式的鞠躬。

          离开了观众席区域,在身子刚融入通往舞台侧方狭窄的走道中,高桥南直接拽住了想开溜的柏木由纪“撒西怎么和这种大人物扯到一起的?”

          再配上她那怒视的样子,仿佛在说“叫你骗我,现在被我逮到了别想跑!”

          柏木由纪讪讪笑了笑,只是这一次,她自己也被蒙在鼓里。

          对不起了撒西,我实在是瞒不住了。

          女孩无奈的摊开双手“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撒西觉得,她直接说出来自己和这种级别的人交往,我们也不会相信吧。”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