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失忆后认错老公 > 第 13 章 第 13 章

        第 13 章 第 13 章

          一个成年男性,一举一动受到大众瞩目,隐婚是为了什么?当然是欺骗女友粉的同时,长期稳定合法地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千钧一发之际,商景的头脑保持了冷静,一点一点分析。在他车祸之前,两人已经分居,贺绛这么久以来也没有表现出那方面的兴趣,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贺绛已经厌倦了这段关系,二是贺绛力不从心。

          情况还不算最糟,商景怀疑贺绛只是想把他看住,免得晚上失眠闹幺蛾子。

          此时千万不能反抗,也不能表现出担忧,免得提醒贺绛他们可以合法上床。

          毕竟都十二点了,大家都想直接睡个好觉对吧?贺绛说过他们是简单的房东和租客的关系。

          商景努力平静道:“这样会打扰你睡觉吗?你明天还要早起。”

          贺绛不作回答,直接把商景推进浴室:“洗干净点。”

          商景:“……”

          心突然提了起来。

          他忐忑地快速洗完澡,把秋款睡衣扣子系到了最上面一颗,耳朵贴着玻璃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贺绛不在,应该是去他自己房间洗澡了。

          商景头发都没擦,蹑手蹑脚地跑到储物室,拉开一个大木柜,从里面找到工具箱。

          全程用时三十秒。

          幸好他对这个家除了贺绛卧室以外的地方了如指掌。

          商景把扳手藏在床底下,又从柜子里搬出一床新的被子和枕头,给贺绛铺好。

          贺绛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商景床都给他铺好了,安静乖巧地躺在另一个被窝里,海蓝色真丝被子拉到下巴,琉璃似的眼睛圆溜溜地盯着他。

          像一只漂亮的布偶。

          这段时间没见过这么乖的,看来是被车祸吓到了。

          “睡吧。”

          贺绛掀开被子躺下,关了床头灯,侧身拿出手机,给认识的心理医生发消息:“什么时候回国,我这边有个病人,尽快。”

          -心理医生:症状?

          -贺绛:半月前出车祸,有点创伤后遗症。

          -心理医生:具体点的。

          -贺绛:今天差点追尾,他被吓得睡不着。

          -心理医生:失眠?现在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倒也不算晚,你观察他有没有其他症状,比如心悸、盗汗……

          贺绛坐起身,伸手摸了一下商景的额头,没出汗,再屏息听商景的呼吸。

          清浅平稳,居然已经睡着了。

          贺绛无语地回复:“在我身边睡着了。”

          那边沉默了一下,问道:“请问你们几点上床的?”

          贺绛:“……十二点半。”

          心理医生发来六个黑点,打过来一个收费单。

          五分钟888元。

          “你知道我这边有十天没睡着觉的病人吗?你不知道,你只想秀恩爱。”

          贺绛没自大到认为商景在他身边就能克服失眠,后知后觉他让商景给耍了。

          故意用失眠来吓唬他。

          真行。

          贺绛按灭手机,气得隔着被子踢了商景屁股一下,臭着脸躺下。

          过了五秒,还是烦躁地打开手机:“他不止车祸应激,还惧怕枪声以及类似的声音,听到会严重失眠,回国细说。”

          那边是白天,某位心理医生大概精力旺盛,立即揶揄道:“原来三年前你想让我治的就是他,不是分了吗?”

          贺绛三年前去美国的时候,顺便联系了好友,可惜好友在加州还没动身,他这边先分手了。

          贺绛:“关你屁事。”

          翌日。

          警戒心让商景六点半就醒来,发现自己和贺绛滚在了一张被子里,连忙一骨碌爬起来,发现贺绛和自己身上衣服都完好,松了口气。

          他晃晃贺绛的胳膊:“起来,去姑妈家了。”

          贺绛闭着眼:“几点?”

          商景:“六点半了!”

          贺绛侧身,隔绝噪音:“谁六点半去姑妈家,我脑子又没病。”

          商景知道叫贺绛起床很难,这也是他昨天决定同床的原因,必须给贺绛弄一个立体环绕叫醒服务。

          他手脚并用地爬到贺绛面朝的一方,苦口婆心:“但我和姑妈有病啊。”

          贺绛:“……”

          他总算想起来昨天发生什么了,要去姑妈家补货。

          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商景跪在床上,俯身时睡衣领口低垂,从他的角度恰好看见锁骨以及……

          贺绛:“……”

          “……”

          “你不要说话,我再睡半小时。”

          “姑妈家太远了,再睡就来不及了。”商景急得团团转,从贺绛身上又爬回去,开始叠自己那一边的被子和枕头,动作幅度超大,企图制造出浓厚的起床氛围。

          贺绛僵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你去给我煮一碗饺子,我吃完再走。”

          商景:“好的好的。”

          他蹿下床,电磁炉烧开水,打开冰箱拿饺子时犹豫了一下。

          冷冻室有三层抽屉满满都是他包的饺子,除此之外还有两包超市买的。

          狗男人只配吃速食。

          商景拿了一盒自制饺子:“看在我也要吃早餐的份上让你占个便宜。”

          贺绛冲澡出来时,便看见商景去他房间拿了一套衣服,眼巴巴地捧着,站在门口等他。

          贺绛:“……”

          饭桌上还有两碗饺子,闻味道就知道是他最爱吃的馅儿。

          商景拿出一小碟醋:“加醋吗?”

          贺绛:“要。”

          商景拿出手机:“加微信吗?”

          他今天收到手机通话账单,才发现原来套餐里不包含短信费。

          他每跟贺绛说一句话,就要付出两毛钱。

          不值得。

          本来贺绛没提加微信,商景也懒得加,不稀罕,有事短信不比微信好使?

          贺绛拿出手机解锁,“自己弄。”

          一开始他只想把这桩小麻烦解决掉,不想牵扯太多,结果根本扔不掉。商景发短信那么熟练,他都习惯短信了,忘记加微信这回事。

          商景拿着贺绛的手机,给自己备注“老婆”,发了几条早安,截图发送给自己后删除记录,把备注改成“聪明の商景”。

          隐婚证据 1。

          贺绛拿回手机,手指点几下,把“聪明の商景”改成“商小狗”。

          商景皱眉:“你磨蹭什么,还不赶紧吃?是不是改我备注了?”

          贺绛:“没有,吃完了。”

          商景:“别洗碗了。”

          贺绛有种不真实感,好像他们已经结婚,早上被催着起床,有人替他选衣服、做早餐,还有……打领带。

          贺绛垂眸看着商景灵巧白皙的手指几下就给他系好领带,还没等开口,商景就塞过来一个大购物袋:“再买也挺浪费,这些药你还给姑妈。”

          贺绛看了一下,一部分是保健品,一部分是补品,“留着给你补脑吧。”

          商景一用力把贺绛推出门:“快去。”

          他今早忽然想明白了,他跟贺爸爸通过话,以后可能还会碰面,尤其是闹离婚的时候,那父母不得出面?

          如果闹得大一点,贺妈妈可能还会帮贺绛来说话,爱子心切,看不得贺绛事业受损,甩他支票,让他安安静静地离婚。

          因此,他可不能给贺家人留下笨蛋的印象。

          打发小笨蛋的支票,和安抚精明崽儿的支票,能是一个价位吗?

          长辈开口给多少,他是不好意思还价的,必须从源头上抬升这个价格。

          这一天,商景也没有闲着,通过王太太的介绍,他又接到一个钢琴家教的活儿,出手没有王太太大方,但也是市场价格。

          离婚还没提上日程,但治病不能耽误,加上姑妈给的,他手上有二十二万,百万医疗只是个笼统的概念,他可以一疗程一疗程地付款。

          大孩子白天都在上学,因此商景接到的家教活儿都是启蒙小孩子。

          上午三小时,下午三小时,一共四个孩子,上辈子杀人放火,这辈子当幼儿园老师。

          干什么都不如离婚。

          晚上坐地铁回去的时候,商景靠着墙玩手机,搜索:“离婚需要准备什么。”

          还没搜出来,先在浏览器看见了一则最新八卦。

          某男星和女友分手,素人女友要挟天价分手费,被男星以敲诈勒索罪反手送进监狱!

          监狱!

          商小景瞬间精神了!

          原来他已经不知不觉间游走在法律边缘!

          难怪打离婚官司都要请律师,商景脑袋都大了,他搜索了一下s市擅长离婚经济纠纷的律师费用,一下子蔫了。

          不离婚没钱,请不到好的律师,没有好律师分不到钱,没有钱白离婚了。

          商景陷入沉思,无意识地划着手机,浏览器检测到用户停留时间,按照相似度推送八卦。

          “某流量神秘女友遭曝光,素人女友一跃成为网红,日入百万,综艺节目花天价出场费请她!”

          商景只看了一眼,眼神就离不开【日入百万】和【天价出场费】。

          他立马点了浏览器的爱心,表示感兴趣,哗啦一下,浏览区又吐出一连串娱乐圈新闻。

          【曾经她默默无闻,只因嫁给天王,现在身家百亿,自己当上市公司老板……】

          【1 1>2?影帝夫妻疯狂真人秀捞金,比拍戏还赚!】

          【夫妻合体综艺为何出场费这么高?小编带你深究背后原因……】

          【娱乐圈颜值夫夫办婚礼,银行现场点钞,份子钱用卡车装!】

          商景越看越心惊,这是什么终极财富密码!

          每一条都像为他量身定做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