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失忆后认错老公 > 第 12 章 第 12 章

        第 12 章 第 12 章

          贺绛结束工作,便急急忙忙赶来,看见商景的样子,伏在方向盘上笑够了才下来。

          商景看见贺绛的车,眼睛一亮,火速跑了过来,拉开车门上门,一气呵成。

          刘姨把分装好的饺子搬到后备箱。

          贺绛:“手里抱着什么?”

          商景:“……你怎么不早点来接我?”

          贺绛:“走不开。”

          商景:“哼。”

          贺绛拨了拨商景凌乱的头发:“窝里横啊。”

          商景振振有词:“我听姑妈话,是因为姑妈年纪大了!”

          贺绛:“我年纪轻轻就活该气死啊。”

          他扒拉了下商景的东西:“这什么伴手礼?一麻袋的。”

          以往有其他兄妹带对象回去见姑妈,运气好的和乐融融,运气不好的,就会跟商景一样被迫学习。但走的时候,一般都会带上姑妈精心准备的礼物。

          商景脸颊涨得通红,憋出一句:“没什么,一点吃的而已。”

          贺绛发动汽车:“这么宝贝?放心,给你的就是给你的,你劳动所得,我不会没收。”

          商景把药品捂得严严实实,心想他都要离婚了,以后也不会再见到贺家人了,丢人都是贺绛的事,和他有什么干系?

          手指在袋子上摩挲了几下,忽然摸到一卷不像是药盒的东西,商景背着贺绛,偷偷掀开袋子的一角,伸进去一只手摩挲。

          他把袋子竖起来,挡住贺绛的视线,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叠厚厚的红包。

          一个红包一万元,一共二十一个红包,他今年二十一岁。

          谁说姑妈生病了,明明是大智若愚世事洞明,给吃给钱给药给培训技能,掌握商景每一个难处,精准扶贫。姑妈真是太好了。

          商景受宠若惊,又觉得要老人家的钱不合适,对贺绛道:“姑妈给了我二十一万红包,太多了,我都没买东西看望她,你帮我还——”

          贺绛口气淡淡:“拿着吧。”

          商景这才意识到,贺绛早就知道贺思兰会给红包,所以才有“不会没收”这一说。

          拿人手软,商景有些脸热,道:“我拜托你一件事。”

          贺绛:“你说说看。”

          商景:“明天你们是不是都会回老宅?你早点去,帮我买一些补品,把姑妈的藏药室补满。”

          想来姑妈也不会到处宣扬她给商景送了什么,把储藏室补满,其他人不发现就行。

          贺绛缓缓一打方向盘,难以置信道:“所以,你这一袋子是……?”

          他不可思议道:“你做了什么,让姑妈看出来你需要补脑?”

          按照贺绛对商景的了解,不是应该特别敬老,特别乖巧,长相也是长辈越看越喜欢的哪一款,甚至还会觉得他机灵懂事?

          商景冷了脸,这话他可就不爱听了,他低声辩解:“我什么都没做!”

          他只是多看了那些药一眼!

          贺绛点到即止,不去戳小刺猬,道:“行,我看着办。”

          商景:“我可提醒你了。”

          贺绛失笑:“放心,你被人当成笨蛋,我也很没面子的。”

          恰此时,前方突然两辆车追尾,刹车和鸣笛响成一片。

          电光石火之间,贺绛踩下刹车,车轮刹住的一刻,和前车的距离只有十几公分。

          商景身子大幅晃了下,有些恍惚地闭了闭眼。

          眼前一阵刺眼的光芒,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画面,不知是什么事件里的片段,他看见自己带着耳机打游戏,耳机里有人在跟他说话。

          是贺绛的声音。

          贺绛说……

          贺绛在骂他笨蛋。

          可恶!

          还不止一次!

          商景咬牙切齿地看着贺绛,先想起来的一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事,而它居然是贺绛骂他笨蛋!

          气死他了。

          自高自大目中无人的狗男人!

          罄竹难书,日记根本不能体现万分之一。

          察觉到商景情绪变坏,贺绛边观察路段边问他:“对车祸有阴影?”

          商景抿着嘴巴:“嗯。”

          对笨蛋有阴影。

          今日事,今日毕,这不作一把晚上睡得着?

          商景扭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贺绛:“我睡不着,我想要一个玩偶抱着睡。”

          贺绛家没有玩偶,商景很确定。

          商景没有注意到,他一说睡不着,贺绛的态度总会发生微妙的妥协。

          “想要什么玩偶?多大只?”贺绛目光开始寻找周围的精品店。

          商景:“不想要买的,想要商场娃娃机里亲手抓的。”

          贺绛:“……”

          贺绛瞬间想起商景上次为了去商场买沐浴露作的妖。

          人类优秀的地方在于能够从过去吸取教训。

          贺绛二话不说,放弃抵抗。

          现在是工作日晚上十一点,商场不算拥挤,如果小心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没去市中心,而是带商景去了一家年份比较久的商场,他觉得商景应该更喜欢。

          二楼拐角处有一排娃娃机,有一些年头了,不能直接扫码,要去服务台兑换游戏币。

          商景凑近了娃娃机的透明玻璃,看中了一只压在几只海豚鲸鱼下面的孙大圣玩偶,“我想要这只。”

          作精必做的十八件事:夹娃娃一定要夹到心仪的,不然今天就耗在这里。

          他特地选了个难度高的。等贺绛催他回去,说出“我花钱买一样的”类似的话,他就能冷笑着说,我就要自己夹的。

          运气不好的话,游戏币花完一盒又一盒,他还没抓到,贺绛一趟一趟去兑换,一定令人舒服。

          贺绛看了眼那只被压在下面,露出虎皮裙的猴子,道:“行。”

          商景吹了一声口哨,愉悦地等贺绛跑腿。

          十分钟后,贺绛慢悠悠回来。

          商景趁机发难:“怎么这么慢——”

          刁难的声音戛然而止。

          商景看着贺绛兑换回来的游戏币,失去语言。

          这跟网上说的不一样。

          没人告诉他贺绛会一次性兑换两千个游戏币。

          “看着干什么?拿着。”贺绛好心地把一箱子游戏币放在娃娃机旁边,施施然直起身,对商景做了个“请”的手势,迈步去旁边的按摩椅上,扫了两小时按摩服务。

          鸭舌帽压低盖住半张脸,贺绛像把熊孩子送进充气城堡,自己在一旁玩手机的欣慰老父亲。

          商景:“……”

          怎么回事?

          投币,压杆,放钩。

          闪着银光的金属爪子颤巍巍地捏了一把海豚屁股,力不从心地放开。

          机械重复以上动作五十次后,商景悄悄转身看了眼角落里的贺绛,生怕被嘲笑。

          对方依然保持最初的姿势,都不带动的。

          发觉贺绛没有关注他,商景眉心一皱,也不太满意,但又不知道别扭在哪。

          又一连五十个游戏币下去,一无所获后,他开始觉得自己像个绕着娃娃机转的笨驴,而贺绛用这两千个游戏币驱使他干活。

          两千个啊,夜以继日,生产队的驴都没这么干的。

          一对小情侣手挽手在另一台娃娃机面前停下,两人说说笑笑,一人投币一人操作,三个游戏币就抓到了一只可爱的梅花鹿。

          那女生拿着梅花鹿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看着商景脚边的一箱子游戏币,嘴巴张成了o形,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商景。

          商景感觉对方的眼神在说“人傻钱多。”

          商景尴尬地站了会儿,目光不知道第几次飘向贺绛,突然悟了。

          目前的作精参考案例不再是“抓娃娃一定要抓到心仪的”,而是“男朋友陪我约会不认真”。

          怎么处理来着?

          商景挠了挠脸蛋,轻轻走到贺绛身边,掀高一点帽子,俯下身逼近他的脸,语气别扭道:“不准睡觉,你帮我抓。”

          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笑意一闪而过,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刻。

          商景涨红了脸,为放话“亲手抓到”而羞耻。

          贺绛好整以暇道:“不是亲自抓到的有什么意思?”

          商景郁闷,他都抓到烦躁了还一根毛都没有,黑心商家放的这台机器概率一定调成了0.001。两千个游戏币只能抓两个。

          “我今天没抓到猴子不会回去的。”商景再次表明自己的决心。

          “成。”贺绛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墨镜带上,站起来比对面男装店广告上的模特还英俊风流。

          “哪只?”贺绛看了看那堆娃娃,皱了下眉,“猴子呢?”

          商景不好意思地指了指一堆玩偶:“被压到下面了。”

          每次抓起什么玩意,都会精准地半路落到猴子上面把它淹没。

          贺绛挑了下眉:“不意外。”

          商景耳朵竖起来,从贺绛这句话里分析,难道他以前玩抽卡游戏手气都很黑吗?

          贺绛抓了一把游戏币,先从最上面的鲸鱼开始抓。

          第一次,抓空了。

          嚯!商景故意打了个呵欠,表示嘲笑。

          贺绛看了一眼商景的小动作,想起以前带他打游戏上分的时候。

          每次他失手的时候,商小狗嘴上喊着“哥哥好厉害”,原来心里指不定怎么嘲笑他呢。

          幸好,他从不给商景第二次嘲笑的机会。

          贺绛绕着娃娃机转了一圈,看准角度一踹。

          “嘭——”

          里面的玩偶四仰八叉地散开,露出了埋在下面的猴子。

          “你干嘛!”商景惊呆了,一个公众人物在商场踹娃娃机,他紧张地环顾四周,生怕保安进来,时刻准备抓起贺绛就跑。

          贺绛面不改色地投币,操作:“忘记告诉你,这台机子我买下了。”

          他能以任何方式取出这里面的玩偶。

          两手准备,商景今天不可能空手而归,他愿意还能把机子搬回家天天抓。

          商景:“……”

          嘶,为什么贺绛做这一切很熟练的样子?难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小作精?

          自己以前那么舔,贺绛这些行为绝对不是被他调|教出来的。

          一晃神的功夫,贺绛已经放下钩子,勾住了猴子的虎皮裙,稳稳当当地移到了出口上门。

          哐当,猴子掉进了出口。

          商景顿时忘记乱七八糟的,心情跟孙猴子被压了五百年一朝释放一样快乐,他抱住贺绛的胳膊:“哇,真的抓住了!你好厉害!”

          他眼底涌动着细碎的星光,唇角显出一枚小小的梨涡,卷动着星光,像流星一般冲进了贺绛心里。

          贺绛克制地没去摸商景的脑袋,冷冷道:“可以回去了吗?”

          不能太给商景好脸色,免得蹬鼻子上脸,在商场逛个没完。

          商景高兴了一阵,觉得自己不能把喜欢表现得太明显,道:“也就这样吧。”

          他把猴子抱在怀里,觉得有些饿了,今天的作精任务已经完成,便遵从本心道:“回家睡觉。”

          到家之后,贺绛扯住商景的后领问:“现在睡得着了?”

          商景判断这句话是嘲讽,便也直溜溜地靠着门框,“睡不着。”

          夹个娃娃而已,贺绛把他扔在姑妈那儿一天,还骂他笨蛋,不能显得自己太好打发。

          他看了看怀里爱不释手的猴子,鸡蛋里挑骨头:“这猴子有十八厘米吗,金箍棒也不能变大?怎么抱?”

          贺绛额头青筋直跳,就不该多此一问,明明是自己选的玩偶,到家了开始叽歪,娃娃机哪来一米八的。

          “行,那试试抱一米八八的。”

          商景反应了一下。

          救命,他把自己作死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