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失忆后认错老公 >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商景手里一空,看见贺绛身上泡沫都没冲干净,皱眉:“不好好洗澡你干嘛呢?”

          贺绛连忙捂住了收音口,心情复杂:“你跟我爸都胡说八道些什么?”

          商景承认自己在听见伯父威严的声音时,下意识答了真话,有点怂,但是看见贺绛这副隐婚被戳破恼羞成怒的样子,这一点愧疚之心立刻烟消云散。

          商景:“没说啥。”

          贺绛:“真没有?”

          商景哼了声,他一个失忆的人能被套什么话,警惕心可强了好么,不过是问了一些贺绛生活上的事而已。他还没有趁机说坏话。

          话说回来,贺绛回家跟自己父母吃饭喝点红酒,不能直说吗?那他就不用打这通电话了,掌心都流汗了好么。

          怎么,怕他缠着闹着要一起去见家长啊?

          贺绛看了商景两眼,察觉到他不配合的态度,一副偏要给他添堵的样子,不由揉了揉眉心。

          他可以让商景打电话给岑非诺杨钺,朋友无所谓,但他父母容易当真。

          商景现在这扑朔离迷的作风,没把人收拾服气了,他可是一点都不敢让父亲知道。

          贺绛干脆打开手机对着他录像一段,微信发给他爸。

          然后捋了把不断往下滴水的头发,在浴巾上擦了擦手,才得空打字。

          ——他脑子撞坏了,胡言乱语别当真……

          还没打完,对面回了一条消息:

          “这是儿媳的样子?”

          “我和你妈对他挺满意的。”

          贺绛盯着落在屏幕上的水滴,闭了闭眼,这一滴水,让他打字速度没他爸快。

          这上哪说理去。

          贺绛拇指抹去了这滴水,无奈地继续输入:“不是让你们看他长什么样子,看他脑袋——”

          对面再次快人一步:“把受伤的媳妇留在家里,大半夜的跟谁喝酒去?我说你回家吃饭了,别露馅了。下次再犯,我们可不会给你兜底。”

          贺绛破罐破摔地按灭手机,他顾忌着商景在场,不敢发语音,哪里说得过对面他妈妈语音输入。

          是的,后面那段话,一看就是他妈的语气。

          明天再打电话回去说明吧。

          贺绛把手机扔到床上,“你……”

          他看了看自己的样子,无论谈什么都像耍流氓,对于他们这段关系不太适合。

          “你等着。”

          商景眼珠随着贺绛的身影移动,见他进了浴室,一溜烟跑了。

          傻子才等着。

          真作精从不回头看爆炸。

          贺绛出来的时候,意料之中商景以后跑了,他弯腰拿起桌上的手机,思量着措辞解释。

          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有条新鲜消息——

          “小景挺聪明的,你老实点,谎言说多了人家会看出来。”

          贺绛怀疑自己老眼昏花,难道不应该是“小景这孩子挺傻的,你别欺负他”???

          殊不知,贺妈妈是这么分析的——

          贺父先出其不意,让商景承认了自己是贺绛对象,后表明身份套商景话。

          此时商景可能回过神来了,话说得漂亮,但有效信息一句没给,显然跟贺绛约定先不告诉父母。

          姜还是老的辣,贺爸爸立马换了个方向,询问其贺绛最近的生活,从这里开始,商景就知无不言,比如家里请了阿姨,添置了什么东西……

          一通下来,贺妈妈就觉得商景聪明,但又不绝对聪明,主要是乖巧嘴甜。

          贺绛擦干了头发,去厨房拿了一盒牛奶拆了加热,倒成两杯,一杯放在商景门口的架子上。

          敲了敲门:“牛奶我放门口了,记得喝。”

          他站了站,不等商景出来,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贺绛有时候不明白商景的行为目的,这让他凭空产生许多自作多情的猜测。

          或许商景本身也还没想清楚,刚回国,受伤了脑子一团乱地撞到他怀里,行为矛盾不考虑后果。

          贺绛叹了口气,他总是说商景笨,既然自诩清醒,就应该及时给两人冷静的时间。

          这对两人都好,以免三年前再重演。

          翌日。

          商景醒得早,一出门便看见贺绛拖着一个行李箱,正在玄关换鞋。

          “钥匙在鞋柜上。”贺绛弯腰把居家鞋放回柜子里,“我去拍戏,至少半个月。”

          说完,贺绛拖着行李箱,走到车库,开了另一辆车。

          商景下意识跟了两步,有些反应不过来。

          贺绛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出口变成了:“好好学做饭。”

          哪怕学着照顾好自己。

          后视镜里,贺绛看见商景穿着棉质柔软的睡衣,愣愣地站在那里。

          他细想了什么还有什么没安排到位……厨师有了,保洁有了,小北每两天上门检查生活用品短缺。

          都挺好的。

          于是,贺绛收回目光,专注看着前方。

          半个月后,商景伤一好就会离开了吧。

          商景往前走了两步,意识到贺绛的车已经开远了。

          他忽然有些落寞。

          可能是因为还没加上微信吧,都不能像作精一样,半小时发一条信息查岗。

          贺绛不在,别墅一下子变得空荡起来,除了家政,一天到晚没个响动。

          一早上,除了贺绛的卧室锁着门,商景进不去外,其他的地方他都无聊到熟悉透了,连贺绛放在地下室几瓶酒、书房几本书都知道。

          吃好喝好睡好,问题是,口袋里没钱,愁得商景差点想把贺绛的酒拿去卖。

          好在他内心还是一个高大正直的人。若非受伤了不能喝酒,他敢理直气壮地把贺绛的藏酒霍霍干净,但是偷出去卖又是另外一个性质了。

          “阿秋!”

          商景盘腿坐在书房的地上看书,手上是一本贺绛从前拍过的剧本,看了一会儿脑袋昏沉,他连忙跑到床上去睡。

          中午阿姨过来做的饭,他两点才起来吃,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商景摸了摸额头,好像有些发烫。

          他现在很熟悉家里的医药箱在哪,拖着步子到客厅的电视柜找了温度计。

          38.7。

          感冒且发烧。

          商景咽了咽喉咙,这绝对和他前天淋雨、昨天穿短裤离不开关系。

          当一个作精好难,好容易被反噬。

          要是他早点上网搜索作精宝典,就不会选择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了。

          商景不太灵光的脑袋转了转,作精优秀案例里,关于生病那一条是怎么说的?

          不吃药不打针,要求对方马上请假照顾?

          “……”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去医院吧。

          更何况,这病是他“作”出来的,万万不能跟贺绛说,否则就成了贺绛的把柄,以后他一“作”,就把这事拿出来说,还混不混呐?

          小区出门不远就有一家资质不错的诊所。

          医生先检查了一下商景伤口有没有发炎,问道:“对青霉素过敏吗?”

          商景:“……”

          不知道啊,弱小无助可怜。

          商景道:“我问问。”

          医生皱了下眉,有点不解。

          商景稍稍躲开医生看弱智的眼神,给贺绛发信息,措辞委婉。

          【你知道我对什么过敏吗?】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那边回:不知道。

          多么冷冰冰的三个字,就知道不能对贺绛抱有希望,商景想象了下贺绛此刻的表情,鼓起脸颊,用比他更冷的表情回复——

          “我对你过敏。”

          “不可理喻!”

          贺绛气得把手机砸了。

          两天没联系,就专门发条消息气人?

          亏他让林琳帮忙看着点手机讯息,拍完一镜就过来回复。

          蔡敏敏看着暴躁的贺绛,琳姐说贺绛最近可能情绪不稳定,果然没错。她正想着是安静如鸡还是上前询问时,就见贺绛弯腰捡起了手机,擦了擦,坐回椅子里。

          贺绛沉着脸,你不仁我不义,是商小狗先骂人的,他做点什么也不为过吧。

          商景无缘无故就招惹他,有点不不对劲,贺绛打开了家里的摄像头。

          书房客厅都没人,这个点了总不能还在睡觉吧?

          贺绛眉心紧拧,点击回放,看见商景坐在客厅地上,打了三个大大的喷嚏,找了温度计。三分钟后从房间出来,长袖长裤地出门了。

          换鞋的时候,在玄关照了个特写,病怏怏的样子一览无余。

          贺绛按了按太阳穴。

          商景在惹怒他这件事上很有一套。

          联系上商景问的那句,八成是借题发挥明知故问,找他麻烦呢。

          贺绛在化妆间暴躁地走动两圈,最终还是联系做饭的阿姨,今天早点来,顺便把商景接一下,晚上多做一顿夜宵,必要时留宿随时照顾商景。

          助理小北听得直咋舌,贺影帝自己生病都不让人留过夜照顾,商景一个小感冒就让阿姨留宿了。

          这样下去,指不定哪天他也能在影帝的大别墅睡一晚呢。

          另一头,小区诊所。

          商景关掉手机,对医生道:“给我做个皮试吧。”

          长长的针尖扎入手肘,疼痛尖锐,不一会儿肿了个蚊子包。

          半小时后,商景坐在诊所的角落里挂水,脸色退却潮红,变得苍白没有血色。

          手背搭在扶手上,白色胶带缠了两圈,压着冰冷的针头。

          口袋里手机响了一声,他掏出来一看,居然是黄阿姨问他现在在哪。

          商景说自己在诊所吊水,话音刚落,黄阿姨就出现在门口,道:“在这儿呢,有事叫我,我就在这陪着你。”

          商景不好意思,他这么大人了,挂个水还要大人陪,多不合适:“不麻烦阿姨了,不是很严重。”

          黄阿姨:“贺先生规定,每逢周五做一顿大餐,今天他不在,你也生病了不能沾油腻,我闲下来了,做点其他的事补上,不然对不起老板发的工资。”

          商景没法劝回阿姨,有个人陪他说说话,他也挺开心:“谢谢阿姨。”

          黄阿姨给他做饭,陪他看病,好像他妈妈啊。

          商景垂下了头,掩饰眼里一闪而过的低落情绪。

          失忆这么久,他没找过家人,是有原因的。

          他脑海里有一些关于家人的记忆,都是很短的片段。

          父亲在他很小时候因公殉职。

          至于母亲……商景搓了搓因为挂水而冰凉的指尖,他目前对于母亲的唯一一个印象,是对方歇斯底里地砸了一个水杯,对他说:“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要叫我妈!”

          锋利的碎片割开他的裤子,鲜血蜿蜒流下。

          这件事应该发生不久,因为小腿肚上的伤口还会疼。

          商景只能乐观地想,或许妈妈不允许这门婚事才母子决裂的。

          但他知道,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

          病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商景醒来就精神奕奕地在剥柚子吃。

          门铃响起,那个在片场见过的助理小北过来,添置了一些果汁、鲜花后,对商景道:“让我带您去换药。”

          商景坐上车后,发觉路线是去他醒来的那家医院。

          当时那家医院针对他小型会诊了一波,基本上脑科大夫都知道他失忆了,不能再去那家。

          商景道:“大哥,那家车祸好多伤者,我对那家医院的现场都阴影了,我们随便去个诊所吧。”

          小北确定了商景不想去第二医院,但是贺绛嘱咐他办好的事情,也不敢马虎应对,遂开车去了另一家三甲换药。

          商景:“谢谢。”他发现了,贺绛身边都是正常的好人。

          “伤口恢复得很好,看来营养有跟上,继续养两个月,洗头的时候注意伤口不要沾水。”

          医生给伤口重新消毒,包扎,但这次没有围着脑袋缠一圈了,只在主要伤口处留了拳头大小的纱布。

          “接下来你也可以自己换药,十天后来拆线。”

          商景摸着自己脑袋,毛扎扎的,在他昏迷的时候就被医生剃成了平头。

          伤口在太阳穴上头的位置,平头也挺好,不用认真洗头,不然他还不方便。

          小北去刷卡结账,领了换药的用品。

          商景:“这个钱……”

          小北:“老板工作室会报销的。”

          商景:“好的。”

          回去的路上,小北问他有没有什么地方想逛的,商景说没有。

          贫穷会使人丧失逛街欲望。

          他靠着车窗坐,沿途的风景快速掠过,忽然,一个路标引起了他的主意。

          路标提示,前方路口左转是华悦脑科医院。

          就是脑科主任推荐他去的那家巨贵巨贵的康复医院。

          商景仰头看着路标:“麻烦左转,我想走滨江路回去。”

          车辆左转进去滨江路,华悦脑科很快出现在商景视野中。从那气派的大门就能看出,进去需要花钱的勇气。

          他失忆三天了,显然医生说的自主恢复不太可行。他吃好睡好,还找了一些车祸视频来看,记忆毫无波动,应激保护性失忆也不像。

          真得求助于百万医疗了。

          商景记下医院的位置,打算过两天来看看。

          虽然没钱治疗,但可以咨询一下嘛。

          商景恋恋不舍地看着脑科医院,收回目光时,看见了一家琴行。

          商景莫名觉得自己会弹,而且应该技术不错,他想验证一下。

          “麻烦停车。”

          小北见商景径直进了琴行,以一种专业挑剔的眼光在看琴,连忙给贺老板发信息。

          贺绛嘱咐他包圆商景的消费,但是对于名牌钢琴这种百万起的昂贵商品,小北不知道包不包括在内。

          -商先生在看钢琴,能报销吗?

          几乎同时。

          -贺绛:脑袋没问题吧?

          小北:“……”懂了,不能报销。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