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失忆后认错老公 > 第 4 章 第 4 章

        第 4 章 第 4 章

          商景闪电般钻回车里。

          太惊险了,贺绛要是再不妥协,他就要跪了,毕竟还是小命要紧。

          车辆在十米后打了个漂亮的拐弯,停在了超市地下入口。

          贺绛停车的地方是个小型商场,一层是超市,二层是吃食,往上则是购物。

          因为下雨,新进的车不多,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

          贺绛看了眼商景按的楼层数,2,旁边带着美食标志,目光动了下,抬手将帽檐压得更低一些。

          商景以为贺绛会暴跳如雷,但对方没有,很快,电梯门打开,各种小吃的香气飘进鼻子里,商景立刻就将这小小的疑问抛到脑后。

          两个小姑娘一人手里拿着一大杯关东煮走过,每个杯里十几根竹签,冒着热气,看着就很丰盛。

          商景顺着她们的来路,走到了摊子前,点单前下意识看了一眼贺绛。

          贺绛认命地跟着挤进来,并且开始扫描付款码。

          商景的脑袋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顺着纱布看见他俊秀的容貌时,目光停留得更久了,也注意到了他旁边低调的贺绛。

          但显然,毫无遮掩的商景更吸引人,大多数人的目光在贺绛上晃了一圈便收回去。

          商景目光专注地盯着老板手里的吃食,轮到他时,露出了今天最灿烂的笑容,他伸出双手接过,“谢谢老板。”

          他那又乖又可怜的样子,让老板母爱泛滥,给他多加了两根鹌鹑蛋补脑。

          商景:“老板真好。”

          贺绛心里暗嗤了一声,对他登鼻上脸的,对别人就感恩戴德。

          两人走楼梯去一层,洗护专区一向人少,但不排除会有粉丝过来。

          商景咬了一颗鹌鹑蛋,脸颊鼓起一边,有吃的就心情好,看贺绛也顺眼了:“你要不要尝尝?”

          贺绛:“不吃,赶紧买。”

          商景想了想,费劲儿地想起那个牌子名:“薰衣草味道的,帮我找找。”

          贺绛皱眉:“别的不行?”

          商景坚持:“就要这个。”

          贺绛眸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前头最显眼的那排单独货架,上面本应该摆满沐浴露,但因为热销,只剩了两瓶。

          商景走到货架前面,目光一扫,看清了包装之后,整个人呆得像只鹌鹑。

          怎么是贺绛代言的!

          瓶身上还印着贺绛的宣传图!

          商景目光下移到价格标签,顿时痛心疾首。

          一瓶一百多,真是痴心舔狗人设不崩!

          他就奇怪日记里怎么要买两瓶,特么饭都吃不起了还要支持老公的代言!

          品牌方一箱一箱送贺绛估计都不要,他居然还得掏钱买。

          实际上,贺绛代言的是这个国民品牌的整个日化线,沐浴露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分支。

          贺绛一向觉得把大头印在商品上很蠢,所以不太接受这样的宣传方式。但是粉丝实在太热情,强烈要求品牌将新出的薰衣草沐浴露打上他们影帝的标志,品牌方和贺绛工作室商量了一下,推出一批限量的线下专属包装,刚上市不到两天,销量一骑绝尘。

          对于商景执意要买这款沐浴露,贺绛只当他提前做好功课,故意讨好他。

          做得太刻意了,他甚至有点想笑。

          他把两瓶沐浴露都拿下来,“可以回家了?”

          商景震惊于自己的舔狗过往中,久久不能回神。

          他左边是贺影帝本人,右边是超市特意竖给粉丝看的等比例人形立牌,左右夹击,有一点点头晕。

          目光略过各种日用品时,突然想起一件事——他跟贺绛回家,但是没有衣服换啊。

          他的东西都在原来的家里,而他现在想不起来住哪。

          要不要旁敲侧击一下贺绛?

          贺绛也想到了,道:“你最近住哪?”

          商景:“……”

          好家伙,他自己租房住石锤了。

          不仅自己租房,听贺绛的语气,八成还因为没钱四处搬家,贺绛还对他漠不关心!

          商景:“我不告诉你。”

          贺绛额头青筋直跳,不告诉他?

          很好。

          这是打算伤好就拍拍屁股走人,一拍两散,连地址都不留怕自己纠缠他?

          都做得这么明显了,自己还能让商景日子过得舒适?

          因为商景买他代言的一丝喜悦,瞬间被冷水浇了个透顶。

          贺绛嘲讽道:“行,那你洗完澡就光着。”

          商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车祸中,裤子膝盖那里还磨破了一点,上衣也脏兮兮的。

          贺绛的意思是,他那里一件他的衣服都没有,就彻底假装单身老男人呗。

          普通男女朋友还能留一件对方的衣服备用呢。

          他们这都结婚了,还是同性,留几件他的衣服又不会被人发现。

          渣男从不让人失望。

          商景:“我去买两套睡衣。”

          商场很大,什么都有。

          贺绛看了看周围,他本人站在人形立牌旁,实在太扎眼了,已经有几个人停下来看着他们这边。

          他抓住商景的手腕,往出口走:“不买。”

          商景:“那我穿什么?”

          贺绛:“光着。”

          商景眯起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贺绛,这就是传说中不肯陪老婆逛街、约会只约公园的小气鬼吗?

          他只剩五百多,都不够买这商场一套衣服的,想要多置办一些,只能去扫地摊货。

          是了,自己穿地摊货,不影响贺影帝全身上下高级定制。

          商景被动地出了超市,两道眉拧着,在心里增增补补离婚计划。

          日记一点都不夸张,贺绛对金钱的控制比他想象得要紧,想靠从他手指头里漏出来的油水生活太难了。

          贺绛不知道商景愁眉紧锁地在想什么,也没兴趣知道。

          不要试图琢磨前男友的心理活动,会变得不幸。

          他把商景按进副驾,迅速发动,等车平稳驶入主路后,给林琳拨了个电话。

          “送几套商景能穿的衣服过来,还有日用品。”

          嗯?

          商景猝然转头盯着贺绛,眼里像降落了一簇星子,璀璨生辉。

          哇,他有衣服了!

          贺绛目视前方,一边回林琳的问话:“鞋子什么的都要。”

          “一米七九。”

          “是一米八。”商景凑到通话口强调,这对他很重要。

          “行,一米八。”贺绛转头看了他一眼,想到这小没良心防贼似的,不肯说住址回去拿衣服,自己居然还在这给他置办行头,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正好林琳在问内裤尺寸,他冷笑回答,“给他买小号的。”

          商景耳朵尖,连忙更凑近贺绛的蓝牙一些,大声反驳:“我是大号!超大号!”

          商景整个人都快挨到贺绛身上,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流露出一点急切。

          贺绛不置可否:“哦。”

          商景觉得自己被轻视了:“没错,就要最大号的。”

          贺绛:“听见了?琳姐,他要最大的。”

          商景骑虎难下,梗着脖子道:“嗯!”

          林琳:“……”玩过家家呢?

          贺绛家是独栋别墅,有自己的停车库。

          商景从车里下来,就不动声色地观察贺绛的家。

          设计简洁大方,线条流畅,细节处精工细绘,融合了一些古典元素。

          处处都表明主人一定是个单身汉,找不到另一个人共同生活过的证明。

          商景抿了抿唇,他对这里十足陌生,想必以前从未来过。

          贺绛把他领到二楼,打开一间客房,从柜子里搬出一套被褥扔到床上:“你住这,伤好了就给我滚蛋。”

          商景不接话,道:“有浴巾吗?”

          “有。”贺绛故意道,“我用过的。”

          客房的洗手间没有洗漱用品,商景问道:“哦,我能去你房间洗吗?”

          商景这么坦然,贺绛倒有些意外:“不能。”

          商景:“可我真的很想洗澡。”

          贺绛:“等琳姐来了再说。”

          琳姐的动作很快,迅速就买齐了商景所需要的一切生活用品:“衣服鞋子要调货,明天一早送来。”

          商景收到了睡衣浴巾内裤,和一套休闲服,他把东西一股脑塞进洗衣机里,慢悠悠地洗完澡之后,拿到烘干的衣物。

          睡衣很合身,但就是这内裤……

          商景扯了扯漏风的四角内裤,有点蛋蛋的不安全感。上当了,贺绛绝对是故意的。

          林琳居然真的挑了最大号的,两百多斤都能穿,商景穿起来就跟松垮的运动短裤似的。

          商景忽然想起日记里写的,他跟贺绛吵架,因为贺绛大男子主义,不允许他穿短裤。

          他盯着自己的内裤,眼里慢慢凝聚起狡黠的微光。

          他就偏要穿,还要当面穿,气死贺绛。

          商景于是晃着两条白皙笔直的大长腿,去找贺绛要林琳的联系方式。

          贺绛一开门,看见双腿赤|裸的商景,眸光骤然深了下,压着嗓子克制道:“有事?”

          商景:“琳姐电话多少啊,我刚才忘记跟她说衣服的事了。”

          贺绛说了一串数字,商景迅速拨通。

          “喂,晚上好琳姐,我是商景。那个……我的衣服,能不能指定款式?”

          “……我畏热,喜欢穿短裤,越宽松越短越好,你帮我多买几条,麻烦了,谢谢。”

          商景挂断电话,挑衅地看着贺绛,一手比划着自己的胯部的位置:“我穿这么短的,行吗?”

          有些人自己不知道,他挑衅贺绛的样子,跟抛媚眼也没啥区别。

          贺绛深吸了一口气,扶在门框上的手掌骤然用力,浑身暴涨出侵略性。寒潭般的眼眸里锋芒闪过,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将仰着头看他的商景拖进旋涡。

          “不知死活。”贺绛暗骂一声,抬手捏住他的尖下巴,拇指用了点力,逼近他的鼻尖,眼里翻涌着狠色。

          “信不信我给你脱了?”

          商景眼睛一弯,嘴角微微挑起,像得逞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小阴谋。

          嚯!他生气了!他大男子主义发作了!

          但我是不会妥协的。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