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从道兵开始修行 > 第五十八章 理由

        第五十八章 理由

          徐瑾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郑宏,等待着对方开口给自己一个让他活下去的理由,如果对方没有给出这个理由,徐瑾今天就准备送郑宏上路。

          抓到郑宏这个景国的修行者,从一开始对徐瑾来说就是一个意外,他在醒来之后压根没有想,对方和自己一战之后居然没死,而且还被血枭道兵给带了回来。

          当时在山洞之中,徐瑾看到郑宏的第一眼,心中是有些后怕的,下意识的就想要将其干掉,只是在发现对方伤得很严重,没有什么反抗之力后,这才暂时改变了主意。

          徐瑾当时正在参悟《风灾经》,有许多内容无法理解,正好抓到一个活的景国修行者,对方也没有什么反抗之力,徐瑾就想要通过对方,来解答自己修行上的问题。

          之后郑宏醒来,也的确像徐瑾希望的那样,解答了他一些修行上的问题,让他很快真正理解了《风灾经》的内容,并且完成了第一次修炼。

          在这个过程中,徐瑾有两次试错的过程,自身受伤后快速的恢复,并没有避讳着郑宏,对方也可以轻易的猜到,徐瑾的身上绝对有一些秘密。

          之所以没有避讳着郑宏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在荒野中的山洞长时间停留并不安全,徐瑾比较急迫想要学会《风灾经》,根本不可能完全避讳得了,另一方面,徐瑾其实是压根没有想要郑宏活着。

          之后继续带着郑宏前行,徐瑾是想继续在郑宏的身上,了解一些修行的知识,同时也把对方作为了一个安全的保底。

          在荒野中的山洞停留了数日,徐瑾当时不知道外面的局势到底怎样了,他有些担心自己等人重新上路之后,很快就遇到了景国一方的高手,暂时留着郑宏,就是在最坏的情况下留下一个周旋的机会。

          徐瑾心理甚至都做了几种最坏情况的处置方式,在他们遇到景国高手无法逃离的情况下,如何通过郑宏来保住性命。

          好在这一路并没有遇到景国的高手,他们顺利的从荒野之中来到了新泽这边,在没有搞清楚目前局势的情况下,徐瑾也没有想在新泽这边就把郑宏处理掉。

          不过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的,徐瑾没想到到了新泽之后,会被这里的书尹邀请,让他们留在新泽这边,这样的话,郑宏这个混在他们队伍之中的不应稳定因,差不多就到了处理的时候了。

          大口喘了一会粗气,郑宏呼吸很快恢复平稳,刚才那如同灵魂撕裂一般的痛苦虽然很严重,可毕竟持续的时间很短,郑宏哪怕是伤势未复,也不至于无法承受这短短一瞬的痛苦。

          “这,我,我可以继续指点你修炼,修行之道,若是无人引领,你很难走的长远,对,从采华境界突破到和光境界就是一道坎,这关乎到日后修行道路的选择,你才刚刚开始真正修行功法,这些都是你不知道的,而我可以教你这些!”

          在气息喘匀之后,郑宏便在徐瑾的目光注视下,有些底气不足的开口说道,似乎是因为过度紧张,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显得略微有些沙哑。

          “如果这就是你想出来的理由,那么接下来你就可以上路了,我所获得的功法之中有一些图画,采华突破和光境界的关键功法上也记载了,我并不需要你来指点我,另外,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一个道兵,还是说你有办法,让我一个道兵,凭借自己修炼突破到和光境界?”

          听到郑宏的话,徐瑾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声音也逐渐变得森冷起来。

          对于自己能不能单纯的只通过修炼,突破到和光境界这一点,徐瑾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在几乎所有修行者的认知之中,道兵都是无法通过自己修炼,而达成一个大境界上的突破的,徐瑾对于郑宏给出的理由并不满意,所以也不介意用这一点来继续给郑宏施压。

          他其实还是挺期待,郑宏能够真的给自己一个让他活下去的理由的,毕竟对方的一缕真魂在自己这里,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徐瑾其实已经控制了郑宏。

          随着徐瑾的话音落下,郑宏的脸色又变得苍白了一些,看着徐瑾面无表情的脸,郑宏仿佛已经能够感觉到对方心中酝酿的杀意。

          郑宏一点都不想死,尤其是已经经历了一次死亡之后,就更加明白那种死亡即将来临的恐怖,这一刻,他大脑的思维运转的飞快,考虑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对徐瑾有价值的东西。

          足足等待了二三十个呼吸的时间之后,郑宏看到徐瑾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不耐烦的表情,这时他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开口说道。

          “我的一缕真魂已经交给你了,生死都在你的掌控之中,身上的储物袋也被你拿走了,我需要给你的不是一个我活下去的理由,而是告诉你,我对你有用的价值!”

          “看来在激发了求生欲之后,人的思维都会变得清醒一些!”

          听到郑宏说出这句话,徐瑾在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我对你最大的价值,就是我是一名修行者,你作为血枭道兵的兵主,本身并不是一个修行者,这对你而言是一个弱点,一些加持道兵的术法你无法学会,面对真正的修行者,你也很难应付得了,而我可以弥补这个弱点!”

          “你想要修行,我所掌握的东西都可以教给你,包括我所修炼的功法,还有我所掌握的术法,我也懂得一门粗浅的道兵培养之法,虽然只能培养出采华境界的道兵,但你应该也会感兴趣!”

          郑宏继续说着,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他将自己掌握的东西,一股脑的告诉了徐瑾。

          “道兵培养之法!”

          当徐瑾听到郑宏说自己居然掌握了粗浅的道兵培养之法时,徐瑾瞬间被勾起了兴趣。

          自从获得了补天兵戈令中,截教的道兵法之后,徐瑾就想过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获得一门这个世界的道兵培养之法,和所获得的截教道兵法相互对照一下,看看两个世界的道兵法,到底有什么不同。

          徐瑾原本以为,这个目标得等到自己变强到一定程度,最起码像之前的兵主吴刑那样的时候,才有可能实现,可却没有想到,郑宏居然就掌握着一门粗浅的道兵法。

          郑宏说完之后,小心的看着徐瑾,心中十分的忐忑,生怕自己刚才说的这些,依然无法打动徐瑾,要是那样的话,他的这条小命可真的是保不住了。

          “很好,你给了我一个让你暂时活下去的理由!”徐瑾再次伸手拍拍郑宏的肩膀,语气变得和善了许多。

          听到他的这句话,郑宏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死亡的脚步,又和自己擦肩而过了。

          “你给了我一个让你活下去的理由,不过接下来你最好不要再给我一个杀你的理由,我只是一个区区道兵,没有多少能力应对风险,所以,一旦让我发现你有不安分的举动,那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你在我这里,不会有第二次活下去的机会,这一点请你记在心里!”

          看到郑宏脸色稍缓之后,徐瑾紧接着又叮嘱了对方一句。

          听闻此言,郑宏脸上的神色没再发生什么变化,因为徐瑾说的这些话是他能够想到的。

          “你可以去休息了,顺便将你掌握的那门道兵培养之法整理一下,写出来交给我,我虽然是一名道兵,但还没有看过道兵培养之法是怎么回事呢!”

          徐瑾又对着郑宏说了一句,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郑宏闻言,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随后就离开走向了宅邸的一间房间,他现在感觉精神有些许的疲惫,的确想要休息一下。

          当他走到房间的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房间的门前,被安排和他住在一起的王安正站在那里,目光正在注视着他。

          看到站在那里的王安,郑宏心中突然感觉到一阵憋屈,他哪里不知道对方站在门口,就是在等自己的,和自己在一个房间,也是在监视自己。

          自己堂堂一个修行者,落到了一群道兵的手中,刚刚被人用自己的性命威胁,还要被对方如此明目张胆的监视,郑宏特别想施法干掉眼前的王安。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相信徐瑾所说的,他只要敢有所异动,徐瑾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干掉自己。

          无视了站在门口的王安,郑宏冷着脸走进了房间,而王安紧随其后也跟了进去。

          站在院子中的徐瑾收回目光,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在所有的血枭道兵之中,除了自己之外,王安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尽管他的情绪也逐渐变得淡漠了,但是和其他的血枭道兵相比,王安的情况要好得多,也始终没有被这种情绪淡漠影响到自己的思考,按照吴刑的标准,或许王安才真正属于那种道兵中的可造之才。

          “接下来驻防新泽,是时候提升一下血枭道兵的整体实力了,否则,即便是对付新泽这样的小城,景国不会派出太强的力量,以血枭道兵如今的实力也很难应付,说不定又要有所损伤!”徐瑾在心中由此想道。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