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黎明斩妖人 > 第十四章 玄脉开辟尽手段,初窥锋芒入局中

        第十四章 玄脉开辟尽手段,初窥锋芒入局中

          道典是天龙朝九大可达最高境界的功法之一,在天龙朝很是流通,得到引气篇不难,但上升的道路都握在朝廷手里,这就不得不将人都卖给朝廷。

          简而言之,成朝廷的人,不管你是去城司还是去六合门,或者去斩妖司,去朝廷六部,都行,贡献到了,都可以去领下一级功法。

          或者说,你是皇家人,你在朝中有人,都能兑换道典。

          这是个普遍却又不普遍的功法,考虑的完全是对天龙朝的忠诚度。

          秦夫子是朝廷的人,毋庸置疑,所以盛安岚敢看,敢学,起码吃公粮总没错。

          引气篇不长,盛安岚看了两遍之后便背了下来。

          他盘腿坐在地上,平心静气,默读着引气篇,意识沉入口诀之中,仔细感受引气篇所说的玄气。

          那存在于空气之中,却无色无味的玄气,引入身体,开启玄脉,只要开启一条,都算入体。

          他刚默读了一次,身体毫无感受,但心脏却忽然开始加速跳动,而且越跳,它越凉!

          盛安岚直接被吓到了,他赶紧睁开眼睛,摸着胸口,感受到它渐渐平稳下来,皱起了眉头。

          石头对道典有反应?

          他不知这反应是好是坏,可道典摆在他眼前,他如何能放弃?他就这么读下去,看看能有什么变化。

          他再次盘坐好,继续默读引气篇,一遍过后,心脏跳动加快,凉丝丝的感受从心脏开始向外扩散。

          盛安岚没管,他继续念,第二遍,他整个胸口都凉冰冰,第三遍,盛安岚抖了下,上半身冰凉凉,心脏似乎进入了平稳期,保持快速且匀速的跳动。

          第四遍,他的嘴唇已经紫了,双腿快速凉透,双脚更是没被放过。

          终于,第五遍,他忽然嗓子一甜,一口血吐出来,还没落在地上,就忽然静止在了空中!

          盛安岚已经睁开眼睛,他眼前的一切像是停止了一般,血保持着下落的状态在他面前,心脏缓缓开始跳动。

          “噗通!噗通!噗通!”

          这有力的心跳声伴随着血液的流动,他的身体慢慢回暖,那块石头显露出菱形的身影来,在他的心口前微微发着深紫色的光。

          盛安岚瞧仔细了,那石头的虚影缓缓转动着,有一些无色的力量缓缓汇聚,向那虚影而去,而后被虚影吸收的一干二净!

          “啪!”

          忽然,他的血掉在了地上,时间恢复正常,虚影瞬间不见。

          盛安岚只觉得身体内一阵剧痛,又是一口血喷出,但颜色却是暗沉的!

          盛安岚一愣,却发觉一股肿胀的气体在他体内晃悠,撑的他经脉疼痛难忍。

          这是,玄气!?

          他继续打坐,努力控制那股气体向前,口中念着引气篇,但操控玄气破玄脉的难度,比他想象的大得多。

          在不知道多久,无数次冲击尝试后,他忽然听到一声像是布匹被撕开的声音,下一刻,就感觉到玄气快速向前冲了一段距离,随后便消失不见了!

          成功开辟了一段距离!

          他继续念着引气篇,玄气没入他的身体,出现在他刚刚开辟的一点玄脉之中。

          但那长度,好像连一条玄脉的二十分之一都没到.....

          他吐了口浊气,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外面阳光已经弱了许多,好似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太阳都快要下山了。

          他辛辛苦苦这么久,结果才开辟了二十分之一不到的玄脉?

          全部开出来,起码要二十天.....

          但是,这速度完全可以称得上天才了,史上最快破三条玄脉的是五天,但人家那是上等之上的玄脉天赋,天龙朝几千年历史里唯一一个圣品玄脉。

          上等玄脉最快的入体的,可是一个月!

          而他这么顺利,好像是沾了石头的光,盛安岚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那两口血,大概是堵塞玄脉口子的东西被他吐出来了,身体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很有利于他吸收玄气。

          总而言之,石头它就是个挂啊!

          哎,真爽!

          正想着,他忽然看到地上的血迹,一个激灵赶紧站起来。

          不管了不管了,先打扫书房,这一地血夫子看到得打人了!

          待他擦好地面,收拾干净,夫子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盛安岚抬眼看到夫子,下意识拿起桌上的引气篇,“夫子....”

          秦夫子笑着走进来,“看得如何?”

          盛安岚吸了口气,“背下来了,且试了试。”

          他看着秦夫子,“夫子,多谢,但您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呢?”

          秦夫子走过来几步,在盛安岚吐血的地方停住,低头瞧了瞧,“看起来,道典与你很契合。”

          盛安岚一顿,他刚想说什么,秦夫子却摆摆手,“既然如此,接下来这几天,你就好好引气入体,若能成功打通一条玄脉,存活率就越高。”

          盛安岚听着,忽然间意识到什么,“夫子,您是想我去环山之时,帮您做什么吗?”

          “可青城可用之人千千万,引气入体,后天先天武者也有不少,为何夫子会选我?”

          他现在,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秦夫子看了眼盛安岚,没有直接回答,“若我提供给你需要的任何东西,你能不能保证,在五天内打通一条玄脉?”

          那他娘的是圣品玄脉的绝世妖孽才有可能办到的!

          但盛安岚忽然想到羊皮书,那股力量可以帮助他修习血拳,那若是用来打通玄脉呢?

          思虑了下,他还是说道,“不能保证,但肯定会比其他人快很多。”

          秦夫子点点头,“你看,你不是有优势嘛。”

          盛安岚无奈,“夫子,您不要再搪塞我了,您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秦夫子正色道,“我看上的就是你独一无二,拥有的这一具身体。”

          “小子,你的病症不一定是绝症,环山对于你而言是特殊的。”

          盛安岚愣住,他仔细思考着夫子这话的意思时,却见夫子又笑道,“需要什么和侍从说,这五天不必来找我。”

          “你生的希望在环山,我要你做的也在环山。”

          “你得争气啊,小子。”

          秦夫子撂下这几句话,转身离开。

          盛安岚望着夫子离去的背影,念头忽然通达,不由一把握紧了手中的引气篇,环山......

          他的病,不是病?

          一个从未开启过的洞天福地,夫子为何知道对他而言是特殊的?

          夫子自新城方向而来,与他们搭车,注意到自己便是因为自己的病症,所以他身上的特殊让夫子认为自己有能力在环山达到他的期许,做到他想让自己做的事情?

          夫子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环山,出问题的不是他,而是环山?

          盛安岚闭上眼睛,仔细回想,在心中想道,“夫子原本就知道环山的一部分消息,但他先前并不在青城,从别处来,混入车队中的用处,便是.....隐藏身份!”

          “他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来了青城?还是在到达之前,不能让人知道他在赶往青城?”

          盛安岚睁开眼睛,忽然想到那天看到的巡捕们,他们说,斩妖司来了位大人物.......

          他忽然咬了下嘴唇,抬腿走出了书房。

          灯火在他身后泯灭,太阳西斜落下,天边橘黄色的云彩透着光,这样安逸的天空下,却是些盛安岚不敢触碰的暗流涌动。

          环山,秦夫子,斩妖司.....

          这是多大的人物,多强的力量!

          参与巨轮碾压的棋盘,他一条小鱼,随时会被绞的尸骨无存!

          但......盛安岚不会拒绝夫子的要求,在他接受夫子帮助时,他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在府内踱步许久,他渐渐斩去脑中许多杂念,遥望着月亮高挂空中,他深吸了口气。

          不论什么,莽过去算了!

          他盛安岚拼的这条活路,有夫子的帮助已经足够幸运,不论环山究竟如何,不论夫子要他做什么,做便是!

          回到院中,盛安岚便让侍从去准备妖血,既然秦夫子开口了,他也不会客气,知道前路到底会有多危险,他才不会扭捏。

          秦夫子听到侍从给他说的消息,不由笑了,“这小子竟然没被吓到?”

          以他的聪明才智,应当猜得出来环山有异样,也猜得出来自己身份不一般,这个十五岁的孩子连对武者都是恭恭敬敬的,窥探到自己这一方庞大势力,应当知道此去环山对他而言是极其危险。

          但这孩子在院子里走了几步,便直接去修行了!

          好,好孩子!

          有人在环山摆了棋盘,执子下棋,而他在棋盘上洒饵料钓大鱼,不能入场,就需要一根坚韧的鱼线与自己相连。

          夫子原本选择的人是陈洛伊,但如今,盛安岚才是更好的人选。

          当晚,盛安岚就拿到了妖血。

          他打开羊皮书,准备一份一份的开始卖,磅礴的能量传入他体内后,盛安岚尝试开辟玄脉,发现阻力比自己之前小的多了!

          羊皮书能量快速消失在玄气与玄脉的对抗里,但秦府的妖血质量极高,卖出一份就能让他用上一个时辰。

          阻力小,开辟变得容易了许多,原本需要二十天时间,可现在有了羊皮书帮助,盛安岚有信心在五天内开辟出第一条玄脉!

          在他卖出第二份妖血后,羊皮书第二页彻底填满,传输完能量后,耀眼的红芒包裹住羊皮书,只听“咔嚓”一声,第三页打开,羊皮书竟然又缩小了一倍!

          仔细一瞧,字体都变得很小,但不影响盛安岚去看。

          这变化让盛安岚不免有些欣喜,毕竟小一点便可以更加隐蔽,容易操作!

          之后几天,盛安岚便沉浸在卖血、开辟、再卖血、再开辟的艰苦修行里,但他没觉得苦累,反而激情满满!

          终于在他拿到引气篇的第四天,最后一段玄脉被艰难攻克了,第一条玄脉开辟成功!

          他浑身一震,无色的玄气在他周围汇聚,快速向他袭来,只听到身体内“劈里啪啦”响动不停,玄气不断进入体内,在玄脉内快速转化为精纯的力量被他的身体吸收,这样的造化持续了整整有一刻钟!

          待结束,力量和身体素质出现跳崖式增长的盛安岚睁开眼睛,满眼欣喜。

          他皮肤上出现了一层灰白的霜体,大概是这期间“洗髓”洗出来的。

          终于成为了武者,终于成功到达入体境!

          他握紧拳头,感受到了体内澎湃的力量,刚咧开嘴笑了笑,全身却忽然袭来一阵钻心的疼,每处血肉像是被碾压一般,痛的他瞬间倒在地上,不断颤抖。

          似乎有无数股力量在他体内疯狂攻击新出现的玄力,玄力誓死反抗,毫不妥协,折磨的盛安岚蜷缩成一团,在地上打滚,这比五脏灼烧时还要难受!

          就在此刻,他胸口一道黑芒闪过,无色的震荡从心脏冲出,瞬间席卷全身,所有能量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直接安静,唯有玄力还蹦跶着,似乎在炫耀挑衅着其他。

          盛安岚直接瘫软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武者.....还是不能救自己!

          盛安岚捂着胸口坐起来,若他的病不是病,那在他体内的这些力量,又来自哪里?这次有石头压制,但下次呢?

          环山,可以救他吗?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