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黎明斩妖人 > 第十八章 雪蚕吞血反被伤,明殿金线突分裂

        第十八章 雪蚕吞血反被伤,明殿金线突分裂

          “小哥!前面有一大坨!”

          风熊眼见着那一大坨搅和在一起的黑东西和他们越来越近,赶紧大声的提醒盛安岚。

          “丢粉!”

          “这应该就是界限了!”

          盛安岚虽然是武者,但带着一个这么沉的大汉跑了这么久,也有些体力不支了。

          “但就剩最后一点了!”

          风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干脆的将袋子里的粉全丢了过去,那黑坨坨凄厉的叫喊起来,粉末沾染之后,确实大片瞬间被腐蚀,溶出一个大洞来,但.....

          这黑坨坨深的厉害,又露出后面的部分来!

          风熊看到,疯狂甩着袋子,但粉是一点都没有了,“小哥,没粉了!没了!”

          但盛安岚只是喊道,“不用怕!双手抱头!咱们冲过去!”

          他一手将风熊提在了前面,不动声色的将他挡在前面,在风熊尖锐的喊叫声中,二人横冲直撞的直接向黑坨坨发起了攻势。

          “嗡!”

          风熊双手抱头紧闭双眼,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传来,而像是砸入棉花一般,软绵绵的。

          他睁开眼睛,入目一片雪白,是棉花?

          不对,是蚕茧!

          盛安岚放下风熊,慢慢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蚕茧,高最起码有四米,宽度长度不知道,他现在眼前全都是白花花的蚕丝!

          风熊轻轻戳了戳,又伸手去抱了抱,“芜湖,好软!”

          但很快,他忽然反应过来,“等一下,如果蚕茧都这么大,那里面.....”

          风熊凑过来说道,“小哥,这里面肯定是个大家伙,咱们咋走?”

          盛安岚握住项链,眼前的金线笔直的很,所以还是直着走....

          难道要一路撕蚕茧过去?

          盛安岚想了想,把刀抬起来,“直着走,切蚕丝。”

          风熊瞬间瞪大眼睛,“什么!?”

          他还没反应过来,盛安岚已经抓住一部分蚕丝,准备上刀切了,风熊赶紧伸手,“别,小哥!”

          “破茧之前,还是别给人家搞坏了。”

          他从怀里摸了摸,忽然摸到一个银色的小球,“用这个,用这个,打开之后可以放大,小哥你看啊。”

          他把小球塞进蚕丝里,稳稳地镶嵌在凹陷的蚕丝里,再伸手按了下小球中间那个凸起的小点。

          只听“砰!”的一声,小球瞬间放大几百倍,再敲一下薄薄的皮,又是“噗”一声,小球瞬间缩小,而后一个可供三四个成年人通过的大洞就出现了。

          “嘶.....”

          盛安岚仔细瞧了瞧风熊手里的小球,“这球原来是干嘛用的?”

          风熊挠了挠头,“打洞啊,别说蚕茧了,硬土都能被压出个洞来,不过肯定没这个这么大就是了。”

          他说着,把小球递给盛安岚,“小哥你来!”

          盛安岚顿了顿,还是接了,“出去之后还你。”

          风熊嘿嘿笑了笑,乖乖跟在了盛安岚身后。

          虽然说吧,是没斩断一点蚕丝,只是压缩了,但这么大个洞打进去,应该,真的没事吧?

          眼见着时间过去这么久了,盛安岚也是半点不敢耽误,就想着快些再快些,这个小球也实在是好用,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很轻巧,造这小球的人定然技艺高超的很。

          俩人一边打洞一边走,速度确实慢了点,但也没慢到哪里去,可俩人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还是没见打通或者打到中间,入目的除了蚕丝还是蚕丝.......

          盛安岚揉了揉眼睛,吸了口气,“不会就只是些蚕丝吧?”

          风熊听了,一脸喜色,“那不好吗!?”

          盛安岚点点头,“好.....”

          “继续吧。”

          如果不碰到这蚕丝里的东西,那自然是好事,但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在他们继续打洞的时候,距离他们仅有薄薄一层蚕丝左边,一个肉乎乎白嫩嫩的团子很有规律的呼吸着,一道道玄气顺着蚕丝向它传输过去,供它吸收。

          但四面八方传来的玄气,此刻却有一个方向的格外微弱。

          团子动了动,就向这最后一层蚕茧过来了,只听“噗通”一声,白团子瞬间从蚕丝里掉了出来,“啪唧”的摔在了地上,胖乎乎的身体一颤一颤的,露出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来。

          那双眼睛里有些茫然,抬眼望了望,却忽然发现了一条巨大的空洞!

          它瞬间瞪大了眼睛,怒火蹭蹭上涨,一堆蚕丝从它小嘴喷射出来,快速将它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双大眼睛,随后便“吼吼吼”的叫着,向这条洞的深处冲了。

          此时,盛安岚忽然察觉到什么,他把小球握在手中,向前后都看了眼,风熊挠头,“怎么了,小哥?”

          盛安岚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风熊歪头,忽然就觉得屁股有点痒,便伸手去挠了挠。

          这屁股没挠到,就摸到了些蚕丝,用力抓了抓,发现比旁边的蚕丝质量好多了。

          他抓紧了,直接拿到了身前,一个白白的蚕茧团子就在他手里了。

          他笑嘻嘻的刚想和盛安岚说,却没想到,这小团子忽然开始疯狂吐丝,他的手掌瞬间被包裹住了!

          “小哥!”

          风熊赶紧吼道,“我去!小哥,这个能吐丝!吐的好快!”

          盛安岚赶紧回头看他,现在风熊上半身都快要被蚕丝吞了,已经要从脖子上覆盖到他脑袋了!

          “卧槽!”

          盛安岚赶紧抽出大刀,还没劈过去,风熊先跳了下,“小哥!别!”

          盛安岚一脸阴狠,“不砍,想死吗!?”

          风熊两眼泪汪汪,“不想死....”

          盛安岚也没真想砍,他一刀挑起蚕丝,同时用玄气包裹住另一只手掌,大刀挑起来蚕丝的瞬间,他一步冲向前方,把刀竖起来,另一只手的玄气切开风熊手掌的蚕丝,一把戳进去,抓住那团子就扯了出来!

          但抽出那团子的一瞬间,他手指似乎被什么东西咬住,剧痛传来,盛安岚直接“嘶”了声。

          皮肉被咬破,盛安岚直接转身,用力将手中的团子丢向了远处的蚕茧里。

          他手上瞬间鲜血直流,皮肉都给咬下去了,还好没咬断骨头。

          风熊“哎呀”叫了一声,赶紧扒拉下自己身上的蚕丝,快速揉成一条,就要给盛安岚包扎。

          但盛安岚此刻已经握着大刀,向摔在蚕丝里的那一团劈过去了。

          “呜呜呜.....”

          就在盛安岚大刀劈过去的瞬间,白团子忽然就颤抖起来,还发出像是婴儿哭声般的声音。

          盛安岚一顿,看到那白团子费力的把一块小碎肉和一些血吐了出来,然后像是吃了毒药一样不断抽搐。

          风熊过来,看到这场景,一脸惊奇,“哎,小哥,你血有毒啊?”

          盛安岚皱眉,抬手看了看此刻还在流血的手指头,“不知道。”

          他蹲下看着这小东西,发现外面的蚕丝褪去后,露出了一个发着红光的团子,肉乎乎的。

          它有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还有个可爱的小嘴巴,不过现在还在吐“血”。

          “你是这个巨茧的主人?”

          盛安岚皱眉看着它,“我们就是借个道,很快就出去了,抱歉打扰到你了,你要不要我帮忙?”

          问完之后,他忽然意识道这团子它又不会说话.....

          他只好认真道,“我把你塞回这边的蚕丝里可以吗?”

          团子抽搐了几下,两眼泪汪汪的,似乎是同意了。

          “你别咬我啊,咬了难受的是你自己。”

          盛安岚把刀放下,用没受伤的手轻轻托起团子,塞进了旁边的蚕丝里。

          团子凹陷进去,便用力向里面爬了好几下,终于是钻进去,看不到了。

          盛安岚叹了口气,刚站起来,风熊就递过一条蚕丝,还有一瓶金疮药,“包扎下吧,小哥。”

          盛安岚接过来,洒了点药粉,瞬间疼的皱起眉来,但他没在意,快速缠起来包扎好了,“继续走。”

          随后,他们不过打了两个洞,就碰到了界限。

          盛安岚回头看了眼这一长条大洞,那团子还挺可爱的,那大眼睛,还很像闪电小时候。

          “对不住啦.....”

          盛安岚没再感慨,而是一步迈出,眼前景象瞬间大变,黄沙扑面而来,直接糊了盛安岚一脸。

          “呸!”风熊吐了吐嘴里的沙子,“怎么到沙漠了。”

          “小哥,咋走了这么久,咱也没看到好东西啊?这不是福地吗?”

          盛安岚没有回答,而是一脸震惊的发愣。

          因为他此刻眼中的金线竟然瞬间分成了九条,冲着九个方向,每一条都亮的厉害!

          他不由颤抖了下嘴角,“艹,什么情况.....”

          明殿不是一个,而是九个?夫子知道吗?

          盛安岚咬了咬嘴唇,算了,这说明妖族会分成九个队伍,也是分散开,对他造成的压力会小很多。

          他仔细看了看金线,很快做出决定,“去最短的那条!”

          风熊歪头,“什么最短的?”

          盛安岚抿嘴,“没事,但风熊,你就先跟着我了,你若是活着出去,之后看到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透露!”

          风熊赶紧点头,“好!”

          随后他又眨了眨眼睛,“是不是要去找好东西了?”

          盛安岚抿嘴,“差不多,走了,加快速度!”

          这个沙漠里,有三条金线都亮的厉害,那说明起码这三条金线的目的地,都在沙漠之内!

          在盛安岚带着风熊向明殿进发的时候,此刻外界已经是明月高挂,福地的门户还剩最后一点亮度,供人们进去。

          从开启到现在,至少七八万人进去了,这福地吞人的能力,怕是能在天龙朝历史上排上前十。

          还有不少人在跳崖,但也有不少人放弃了,决定就在福地外面等着,出来一个抢一个,营地都扎好了,就等人出来。

          所以环山的人数福地开启而减少,福地外面更是人挤人。

          .......

          青城软禁蔡弘的院子里,尚文将晚饭给秦夫子端了过来。

          “大人,吃些东西吧。”

          他轻声说道。

          用感知盯着蔡弘的夫子睁开眼睛,眉头紧皱。

          “福地开启多久了?”

          尚文赶紧道,“有两个时辰了。”

          秦夫子摸了摸胡子,沉吟了会儿,开口道,“烧壶梅酒,送到蔡弘那儿。”

          尚文微微一愣,“大人?”

          秦夫子摆摆手,“去吧。”

          尚文便点头,“是!”

          秦夫子没吃饭,他站起身,一挥手,墙壁瞬间变得透明了许多,蔡弘的身影在墙上显现了出来。

          尚文很快烧好了酒,让人送进去后,就赶紧来找夫子了。

          他走进来,就看到夫子目光阴沉的盯着墙壁。

          仔细一瞧,原来是蔡弘一脸笑意的举杯对着这边,似乎在给一墙之隔的夫子敬酒。

          好家伙,这个蔡弘,胆子怎么这么大!?

          这还是那个和他天天厮混的酒肉朋友?

          夫子忽然说道,“怕是情况比我想的还要遭。”

          尚文“啊”了声,赶紧问道,“夫子是知道了什么?”

          夫子摇摇头,“正是因为什么都没得到,才得到这个判断。”

          他目光渐渐锐利起来,“既然这位蔡大人要请老夫喝酒,那就看一看,他能说出什么!”

          秦夫子转过身,两臂甩袖,只听,“哗”的一声,玄色的衣衫飞扬落下,似有银光在其中隐约亮起,两手背起,不怒自威的夫子一步迈出,身影瞬间出现在门口,看得尚文一呆。

          夫子走出门去,他才反应过来,赶紧追着秦夫子的背影出去了。

          大人,真特么帅啊!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