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0jatk"><nav id="0jatk"><track id="0jatk"></track></nav></s>
        奇书小说网 > 崩坏纪元 > 第980章 黑色星期三(4k补)

        第980章 黑色星期三(4k补)

          “那个,艾弥莉,我赚了一些钱,我们周末出去玩吧?”

          西娅辛期待地看向艾弥莉,心中想要弥补这些天没陪伴对方的时间。

          “不了。”艾弥莉不冷不淡道:“我周末还有事。”

          “哦,好吧,艾弥莉的事重要。”西娅辛又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会尽...”

          话还没说完,艾弥莉便将其打断,“帮我?你有什么本事帮我?出去照照镜子,你西娅辛除了脸蛋可爱点,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哈哈哈,就是就是,就你还想帮艾弥莉小姐,也不看看自己!”

          “哈哈哈哈~”

          “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周围女生的嘲笑传来,西娅辛一张俏脸憋的通红,她怎么也没想到艾弥莉会说出这番话来。

          “我...我...我确实没什么用。”西娅辛垂头丧气,随后又打起精神,“不过艾弥莉需要我的话,我一定会来的!”

          “好话谁都会说,来了也是拖后腿!”

          “要不要再帮你请个保姆伺候着?”

          “闭嘴!”艾弥莉扫视那两名女生,两人像是被老鹰注视的小鹌鹑,躲在巢穴中瑟瑟发抖。

          “回家了。”艾弥莉也没理会西娅辛,转身离去,身后的女生群体紧紧跟随,教室一下空了小半。

          剩余的男生东张西望,迫切想要知道其中的隐秘。

          平时艾弥莉巴不得西娅辛跟着,今个怎么反常了?

          闺蜜吵架?还是说西娅辛惹到艾弥莉了?

          有好戏看咯~

          各个男生也不做声,西奥用眼神简单示意西娅辛后,快速收拾东西离开教室。

          西娅辛有些不解,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回想起刚才艾弥莉对她说的话,自身委屈上涌,眼眶中隐有湿润。

          ‘是我这几天没陪艾弥莉,惹她不高兴了?还是说...’

          西娅辛心不在焉地离开学校,和西奥一起来到音乐餐厅。

          一路上看西娅辛魂不守舍的模样,西奥数次想要开口询问,却没找到合适的点切入其中。

          学校中唯二的朋友之一,对她突然冷淡,西娅辛怎么也想不明白,只能把原因归于自身。

          叮~

          按下琴键的那一刹那,西娅辛还在纠结这件事,弹到一半时,便被西奥拽了下来。

          “西娅辛!你今天的状态不对,回家休息休息吧。”西奥皱眉,今日西娅辛弹琴时全然没有进入状态,下面的客人一个个皱眉,有人理解钢琴师状态不好,也有暴躁者唤来服务生表达不满。

          “不好意思。”西娅辛歉意道,“明天周末我会补回时长,真的对不起!今天...”

          “今天怎么了?”西奥小心询问道:“我看艾弥莉对你...”

          “可能是这几天我一直拒绝她?”西娅辛苦笑。

          “那她也不能说太过分的话啊!”西奥对此愤愤不平,突然他一拍额头,道:“我想起来了,西娅辛!艾弥莉的父亲索雷尔副议长,马上就要参选新一届的联邦议长,最近网络上不都再说这件事吗?兴许艾弥莉也在心烦这件事。”

          “议长?”西娅辛眨巴眨巴眼睛,总觉得这个词汇对她来说遥不可及,“是这样嘛?那我该怎么办啊?”

          “等艾弥莉静下心来,她...”西奥像是想到什么,皱眉道:“这也说不准,走一步看一步。”

          西娅辛有些失望,还是向西奥道谢。

          第二天周末,西娅辛牺牲了自己的时间,调整好状态,在西奥的音乐餐厅里工作了一天,并只收取了最基本的工时费。

          当晚,她发现艾弥莉的小群里有不少人再说昨日艾弥莉家庭晚宴的事...还有人在群里@她,并明里暗里用语言讽刺...

          以前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事。

          “艾弥莉没邀请我,连告诉都没告诉我。”西娅辛更为失望,刷到社交软件上被众星拱月的艾弥莉,默默把图片保存下来。

          “先去问问妈妈她们怎么样了。”西娅辛放下手机。

          办公大厅。

          菲娜今日轮休,上次高级咨询室的主管也不在,西娅辛只得默默取号排队。

          一个多小时后,西娅辛终于来到窗口处。

          “那个,我想要咨询一下西浦里尼亚州的军管营信息,我妈妈和...”

          “小姐,”工作人员粗暴地打断西娅辛的叙述,“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信息,也不扩展这方面的工作。”

          “怎么会呢?”西娅辛略微着急道:“上次我来的时候还能问,还和她们通了电话。”

          “通了电话?”工作人员不解,“你确定是在这?联邦中央州第三大道办公大厅内?”

          “嗯嗯!当时是菲娜姐姐和马尔叔叔在帮我,我还去了那间屋子。”西娅辛指向不远处的高级咨询室。

          工作人员认真起来,“小姐,您说的是马尔主管对吗?”

          “嗯嗯!是他。”

          “马尔主管今天休班,我可以为你通知另一名主管,你看这样合适吗?或者说你还可以私下联系马尔主管,有他的话,想必你能拿到通话申请。”

          西娅辛回想一下,发现对方没有给她联系方式,便道:“麻烦你帮我通知另一位主管。”

          “好的,请您稍等。”工作人员在旁拿起电话。

          隔着玻璃,西娅辛能听到工作人员再与那名“弗兰克”主管通话,短短几句后,工作人员按住话筒,转而问向西娅辛:

          “小姐,您的名字。”

          “西娅辛!”

          “好的,请稍等。”

          工作人员再向电话那头汇报时,对面陷入了片刻沉默。

          “告诉那个小丫头,我们这不再处理这方面的事,凡事要按规章制度来,最多给她个邮编,让她自己写信寄过去。”

          对面主管说的话,强化听力的西娅辛听的一清二楚,她很失望。

          工作人员挂断电话,西娅辛向他要了邮编,默默离开办公大厅。

          第三街道的人群来去匆匆,昔日里在这拍照的摄影师也不见踪影,每个人仿佛被看不到的鞭子驱赶鞭打,各类视线在她身上停留的时间不过瞬间。

          “呼~”

          西娅辛吐出一口热气,雾气凝成飘散。

          “天变冷了欸。”

          西娅辛记下了马尔主管的值班时间,迈着步伐离开第三街道。

          远在西普里尼州军管营,等待女儿电话的加兰失望了,她们上次约好周末通话,现如今西娅辛那边的电话还是没有打来,达罗上校也有数天没来这里,放在以往,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周三。

          艾弥莉已不在学校,一个人默默离开的西娅辛来到音乐餐厅,这次爱德与西奥没有第一时间让她上台弹奏。

          “西娅辛,你看这个。”西奥拿出手机,点开一则视频。

          一个秃顶中年男人正在大肆批判联邦的高度娱乐化,并且把全民偶像形容成流水线制品,要求彻底规划化娱乐业......

          其中拿来举例的例子就有近些日子爆火网络的西娅辛。

          “每次大选都会出来的跳梁小丑。”西奥解释道:他每次大选都会搞出来一些新花样,虽然都没有成功,但也吸引来了大量关注,这几天我和爱德的意思,就是让你尽量不要上台,等这波热度过去后再来,不然有太多记者过来,那些记者一个个都是坑,你稍微不注意就会掉进对方的坑里,到时候想洗白都难!”

          西娅辛感觉今天西奥的小动作有点多,说话的语气和姿态都不太对。

          “好的,我听你的。”西娅辛给对方极大的信任。

          “今天你就先回去?等能来的时候我再通知你?”

          “嗯嗯!谢谢。”西娅辛道。

          “对了,西奥,艾弥莉的父亲...他怎么样了?”

          西奥挠了挠头,“虽说早就传出那位大人物要参加本届的议长选举,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好吧...谢谢。”西娅辛再次道谢后离去。

          两人目送西娅辛,直至完全看不到女孩儿的背影。

          “少爷,”爱德提醒道:“老板的意思是彻底和西娅辛划清界限,你这...”

          “你懂个锤子!”西奥冷哼道:“闺蜜俩吵吵架不正常嘛?搞不好她们哪天就会和好。”

          “可老板...”

          “别说了,出了事我负责!”心情烦躁的西奥离开走廊。

          他听说艾弥莉在公开场合吐槽西娅辛,并和她划清界限,还放出狠话来,他爸怕受到波及,赶忙让他赶走西娅辛。

          ‘艾弥莉不是这样的人啊,到底怎么回事?’西奥不解,西娅辛更是柔柔弱弱的,咋可能惹得艾弥莉放出那般狠话?

          因为西娅辛,他们家的音乐餐厅,三天来了三次消防查询,搞得生意一团糟。

          ‘对待个小女孩,不用这么狠吧?’西奥腹诽艾弥莉,‘散了也好,给我下手的机会,这么好的伙伴不知道珍惜。’

          另一边,等西娅辛今日提前回到家中,又被家里的一切震惊到。

          来来往往的人穿梭在外界搬抬东西,大门上的还粘上两个封条。昔日里穿着得体的凯文叔叔,此时的背影有些萧瑟,还点燃了平时不会抽的香烟在那吞云吐雾。

          “这、这是怎么了?”西娅辛尤为不解,上前拉住凯文的衣袖。

          “咳咳~”烟味刺激的西娅辛咳嗽几下,她在凯文的眼里看到不少血丝。

          “西娅辛啊?”凯文又抽了一口烟,“叔叔我啊,破产了。”

          西娅辛瞪大眼睛,“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嘛?怎么会...”

          “大概从上个周五开始,以前审批的文件有问题,内部贪污,各个投资人,还有银行的欠款,加上竞争对手打压,公司就没了。”

          凯文说的轻描淡写,西娅辛却愣了神。

          上周五,不是她被艾弥莉拒绝的时候吗?

          ‘不会这么巧吧?’西娅辛难以置信,‘是艾弥莉?为什么?不可能啊!一点道理都没有...’

          “你猜对了。”满是烟味的大手覆盖在西娅辛头顶,使劲揉了揉,将那一头打理柔顺的淡金长发搞得一团糟。

          “真的是她?”西娅辛的语气中隐带颤抖。

          “也不怪你,是我以前和艾弥莉的一些小摩擦,还有最近的某些事情影响导致。”凯文故意拍了拍西娅辛,“放轻松,别怪自己。”

          ‘真的是我的错?我做了什么?’西娅辛开始自我怀疑,‘拒绝了艾弥莉几天时间,她...她就能这么做?是我的错?真的是我错了吗?’

          见到凯文叔叔的家变成这样,西娅辛的内疚心增长,她想不明白,可心中的内疚却在飞速上升。

          “别一副无法接受的表情。”凯文踢了踢唯一搁在他们面前的纸箱子,“这些是我们的全部家当,大不了从头再来。”

          西娅辛蹲下身子,打开纸箱,意识感知一扫而过,里面竟然全是她的衣物!

          “你最喜欢的小熊也在里面,我给你拿出来了。”凯文示意。

          西娅辛抱住棕色小熊,再抬头望向略显邋遢的凯文,眼眶忍不住发红湿润。

          先是艾弥莉不理她,任由别人讽刺她,再是办公大厅不受理,她无法给妈妈打电话询问情况,再然后是音乐餐厅的事情,最后的最后...凯文叔叔破产...

          一件又一件事,压的西娅辛几乎喘不过气来。

          明明,明明前些天还是好好的,怎么,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等到搬运东西的工人全部撤离,已日落西山。

          “我们今天住哪啊?”西娅辛抬头仰视凯文。

          “随便住哪呗,桥洞、下水道、公园躺椅、银行门口,我都试过。”

          西娅辛小脸发白,天气刚变冷,睡在那种地方绝对会感冒。

          “开玩笑的,”凯文笑道:“我还有一点钱,咱们先对付一夜,明个在找个房子。”

          “钱!”西娅辛眼睛一亮,“叔叔,我这还有兼职赚来的钱,你能用的上吧?”

          “留着你自己零花,那能有几个。”说着,凯文搬起了那个装有衣物的纸箱。

          “有大概四万多联邦币!”西娅辛喊到。

          “留着你自己...多少?”凯文挑眉。

          “准确是45100联邦币。”西娅辛认真道。

          “你兼职还没半个月吧?”凯文激动道:“怎么可能赚这么多?你去干什么了?!”

          ......

          喜欢崩坏纪元请大家收藏:崩坏纪元我站更新速度最快。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56xs.com